204、凌操(1/5)

心中虽已有了判断,王政思忖再三,还是没选择将这一层的忧虑当众讲出。

他可以肯定孙策在今日便开始轮换部曲,保存实力,但还不确定对方留下了多少生力军。

而这件事情其实不适合让周晖等人知晓。

因为这支生力军既可以是围点打援,同样也可以在攻守双方厮杀到关键时刻,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!

若是这些人知道孙策未尽全力之下尚且攻势这般勐烈,岂不是更加忧虑,恐惧,甚至生出异心?

风卷雨水,洒入室内,冷风冰凉吹动刚刚点上的蜡烛,拉长了一众的影子,也让王政看到了在阴影中若隐若现的那一张张脸。

每张脸上都带着凝重、焦虑,让这落雨的傍晚愈发变得阴暗起来。

不能说啊...

暗叹一声,王政挤出笑容,反而一脸自信的附和起周晖来:

“不错,这场暴雨已下了多日,便是城内都有不少地方积水甚深,一脚踩下去能没住小腿,遑论城外?”

“这等情况下孙贼士卒再是勇悍也肯定无法坚持多久,吴胜乃是本将麾下虎将,少则时日,多则半月,必可击败黄盖,打开通路,驰援舒县,若无意外,秋收之前,战事定可结束。”

“有州牧这话,吾等就放心了。”

“是极是极。”

眼见众人精神多少振奋了些,王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眼见堂外天已薄暮,便问周晖道:

“周县君,今夜该谁轮值守城?”

周晖道:“应轮到魏延都尉了。”

作为城内如今武勇仅次王政的第二人,又是周晖的嫡系大将,魏延这段时间颇得重用,也算十分辛苦,不过有道是宝剑锋从磨砺出,这等激烈的厮杀之下让他成长很快,短短数日已是指挥的有模有样。

王政本就清楚此人未来的成就,可谓智勇双全,听到是他负责守卫,登时放下来心来,颔首笑道:“有文长守城,本将今夜倒是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”

一旁众人也纷纷识趣地笑了起来,笑声稍微驱散了堂内的沉重。

然而未等笑声落地,堂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王政等人几乎不约而同地抬头顾盼过去,却见一个哨骑满脸交集的小跑进来,来不及行礼便嚷道:“县君,不好了,方才有面城墙突然塌陷了!”

......

踏着厚雨与暮色,王政与诸人行出府外,自攻城以来,宽敞的街道上早已看不见行人,倒是可以肆意驰马直奔前线,眼见城头还在远处,杀喊声已再次响彻在了舒县的上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