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六章 嫡长子不忠不孝(十一)(1/3)

“哗啦——”一盆冷水当头浇下,伙计和男人如垂死的鱼儿一般猛地睁开眼睛,挣扎起来。

待看清所处的环境,五花大绑的身体,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嘴,伙计白了脸色,男人则眯起眼睛,看着手里端着盆的伪装成老妇人的青竹。

青竹看也不看他一眼,自动后退,戴着面具的宁萧上前,掏出匕首,对伙计和男人说道:“你们做的事,我已然清楚,别妄想抵赖。”

“若你们如实说来,摁下手印,认了口供,我不是不能考虑饶你们一命,毕竟你们也只是拿钱办事。”

伙计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,他只是求财,不想丢命,男人瞪了他一眼,一脸不善的看着宁萧。

宁萧笑了,握着匕首对着男人的手便是一刀,道:“在你的血流干前,你依然有活命的机会,端看你如何考虑。”

不等男人反应,宁萧反手取下堵着伙计嘴的布,道:“你旁边这个人若是想说什么,你便出声喊人,若他不想说,你且看着他死。”

“当然,若你烈性,甘愿咬舌自尽,我也能成全,有骨气的人,谁不喜欢呢?尽管这样的人往往都是死人。”

说完,宁萧转身离开,青竹则拿来一个盆子放在男人身边,调整着位置,像是在接血。

放好盆子,青竹也出去了,门一关,狭窄逼仄的房间里只剩下伙计和男人两个人。

一根蜡烛艰难的照明,烛火随着透进来的风,摇摇晃晃,照得人影飘忽不定,无端端生出几分恐惧来。

伙计控制不住的往男人手上瞄,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,也就是杀牲口家畜时才会有拿盆接血的说法。

他们这是把男人当牲口一般对待了吗?

那他呢,他的下场会是什么,是招供被官府抓了,还是直接无声无息的死在这里?

男人闭着眼,打定主意不招供,只要他不说,谁又能奈何得了他?

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血滴落盆里的声音变得越发的清晰,叫男人不受控制的生出一股恐慌来。

伙计早就吓哭了,不停地对外喊“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”,但没人理他,想起宁萧说的话,伙计立马对男人喊道:“你真的不怕死吗?”

男人不怕死,却怕一点点的靠近死亡的感觉,可他不想低头,不想招供,便只能强撑下去。

不知过去了多久,男人的呼吸声越发粗重,叫伙计听得难受,哭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,崩溃道:“他不说,我说啊,我也有价值的,问我啊!”

依旧无人理会。

伙计几乎快疯了,为什么不问他,为什么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