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6章 :结果是她在找罪受(1/2)

“啊?”唐蓁满脸震惊似乎没听清他说什么。

“如果你没有喜欢的人,我能不能娶你。”梁渊喉结滚动,把刚刚的话重复一遍,“我很想娶你。”

这会游轮前行速度已经放慢,几乎停在海面上。

烟墨这边的人,几乎都听到了梁渊的话,樊子期率先反应过来,冲过来把唐蓁拉到身后,他脸色阴沉,气势慑人。

“你谁啊,你有病吗,蓁蓁是你能娶的吗?你给我滚远点!”

宋政凌也紧跟其后的冲上来,他很愤怒的扯了梁渊一把,“霍子衿你什么意,你不是说不喜欢我姐吗,怎么还跟她求婚?”

“现在喜欢了。”梁渊道,“所以就求婚了。”

樊子期易爆易冲动,一边骂一边撸起袖子就要打梁渊,宋政凌跟唐蓁赶紧拦着,现场简直一片混乱。

而这边崔书真也惊呆了。

她看烟墨眼睫垂着看不清脸上情绪,就说,“其实是霍子衿找到我,让我说游轮我包的,请你跟唐蓁出来玩,但我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骚操作……”

“没事。”烟墨朝她淡淡一笑,“我跟梁渊昨天就离婚了,他再娶不犯法。”

崔书真啊了声,忽然对这一切感到懵逼。

她看得出之前梁渊对烟墨好,真对烟墨有意思,两人不是处好好的吗,怎么就离了?

难道霍子衿觉得烟墨没家世配不上他了?

烟墨说想去洗手间,接着便离开甲板,下到游轮内部,烟墨径直去服务柜台。

她跟服务生要了一包女士香烟。

服务生把香烟放在柜台上,烟墨刚要去拿,一只修长的手却先拿起香烟,将它又扔给服务生。

“老板,抽烟对肺不好,你还在康复中。”

虞楼兼职多,烟墨在私人游轮上看到他都见怪不怪了,“我心情不太好,就想抽一口,这样也不行吗?”

“那也不行。”

虞楼警告服务生不要给烟墨香烟,他去后厨切了一盘水果,调了几杯没度数的鸡尾酒,带着烟墨去船头。

海风吹在烟墨脸上,凉凉的,将她头发吹的翻飞。

烟墨喝了两口鸡尾酒,手撑在下巴上侧头看虞楼,“没想到你调酒这么好喝,你在酒吧当服务生真屈才了。”

“没办法,想赚私人客户的钱,就得什么都会。”虞楼耸耸肩。

他从马甲口袋摸出烟盒跟打火机,抽了一根咬在嘴边,用手挡在脸面前,把烟凑到打火机前点燃。

抽了两口后虞楼朝烟墨挑眉,“我抽了就等于你抽了,老板你现在心情好点了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