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八章 臣妾给您做汤了(1/2)

“哟,父皇总算是头脑清醒了,发现得还不算太迟,不过这话也不准确,严格来说,薛富贵对父皇你忠心耿耿,毕竟伺候了大半辈子,但是谁让薛公公奉您之命去抓捕我呢。”

“我一个不高兴就把这太监给掉包了,要说皇帝御前太监的名头还是很好用的,随随便便说上一句陛下要你们远离上阳宫,就有傻子信,迟迟不来救驾,他们也真是好骗得很。”

“养着这样的草包,父皇怎敢安眠,不如还是儿臣亲命人来保护你吧。”

燕绥之说的好听,其实无非就是要把太子和皇帝监禁起来,大臣们那里也要有个交代,不过皇帝在病中就是个很好的托词,更何况谁也不见的命令是皇帝和太子亲口下的。

作茧自缚,无异于此。

“你为何不杀了朕?”

皇帝半躺在龙榻上,吐了那口血以后他反倒精神了很多,怕是连郁气也一并吐了出来,知道燕绥之不会轻易放过自己,反而放松了。

“因为我答应过母妃。”

燕绥之曾答应过丽妃娘娘,不杀皇帝。

皇帝嗤笑一声:“别告诉朕,丽妃对朕情深不寿,舍不得朕死,她向来是个狠心的女人,难不成也想坐上龙椅,成为一代女帝?”

“垂帘听政,也不是不可以吧,本王倒是对皇位不感兴趣呢,若是母妃愿意,儿臣自当全力支持。”

他们分坐两端,忽略掉句句机锋,倒像是平常父子聊天一般。

丽妃娘娘盛装打扮,穿着最华丽的衣裙,戴着金闪闪的首饰,容光焕发地走了进来,微微一笑:“你们父子聊什么呢,本宫也来听听。”

“之前臣妾担忧陛下身体,想来伺候,结果太子殿下不允许,亲手做的补汤也没人喝,冷掉了腻得很,最后只好便宜了狗,好在今日绥之进了宫,臣妾这才有机会。”

丽妃娘娘对被褥上血迹视而不见,还拉上来为皇帝掖了掖被角,就被皇帝抓住了手腕,恶狠狠得,丽妃娘娘也不怕疼,对燕绥之温柔一笑:“母妃会照顾好你父皇和皇兄的,快回去吧。”

[我艹,天呢,他们母子俩才是真正的大反派吧,也太带感了。]

[我还以为燕绥之犯蠢呢,自己跑宫里来送命,原来已经布置好了一切,人人都以为皇宫铜墙铁壁,可是如果从内部打透,根本就不是回事。]

[禁军进来的时候我都屏住了呼吸,真的以为他要完了,就算一个人武功再高强,也抵不住千军万马,更不用说还有利箭,结果是他自己的人。]

[皇帝生病,其他妃子前来探望都穿得一个比一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