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睡觉(1/2)

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人情社会,而人情社会,讲究的就是一个“熟”字,在此间,可能更多的讲究是同姓同宗,血脉相承,那不是一族的呢,就只能靠多走动,多交谈。

你要想和这些大儒坐在一起聊聊天人家不卵你,连交谈的机会都没有。没有来往,遇事再去求,难免会有很多的敷衍。

刘义符想的是自己已经应付完了自家老母亲了,大概率是没想到还有个大的在等着自己。是以着急着回房的刘大少,对张氏压抑着的兴奋,使自己面部表情略显怪异的情况也没有太多注意。

张氏兴奋的自然就是那张请柬,这对于她来说,无疑是喜从天降,原本只是想和一位大佬打好关系,结果人家直接送请柬过来,给了你认识一堆大佬的机会,这如何不让她兴奋。

——

雨变小了,丝丝雨滴,自己就能连成线了,如蜘蛛丝般不细加留神,就看不出深浅,用嘴一吹就能晃荡许久,或许春雨生命力更加顽强,因为她没法被吹断。

回屋子看到孙妙容还在,刘义符略微松了口气,说到底,就算孙妙容要走,刘义符看来至少也要养得白白胖胖没有后遗症了才会放她走。

关于晚上的休息,毕竟只有一张刘义符自己的床,孙妙容原本想的是就在外面胡床上休息,凑合一个晚上得了。

刘义符当然拒绝了,以后怎么可能天天都让她睡胡床,江南晚上寒气特别重,加上屋子里虽然有火炉,但并非能把所有空间都熏热,加上刘义符又担心一氧化碳中毒,每天都会开一些窗户透气,是以睡觉的时候还是得靠被子来封印。

等以后整出地暖以后就没这些麻烦事了。刘义符暗忖,

之后,他让玉树又打来一盆热水,擦拭身体用。刘大少没让玉树进屋,小丫头站在门口不知所措,差点哭出来,以为哪里恶了小郎君。刘大少当然也不能直说自己屋子里藏了个人不方便你进来吧。

刘大少只好搬来一张木椅子,爬上去,拿着手巾擦着小丫头的眼泪,然后好言好语劝慰了小丫头,又找了个不方便的理由,才让小丫头止住了哭声。

孙妙容坐在里面,听着刘义符和玉树的对话,有些好笑,小孩安抚大孩,旋即神情就变得有些苦涩。

刘义符的床榻是足够大的,两个人睡绝对是绰绰有余,五岁大的娃娃,禽兽的事情是干不了,今晚也只能禽兽不如了。

刘大少深表遗憾。煮熟的鸭子飞了固然让人恼火,但这毕竟不符合客观规律,煮熟的鸭子放在面前,自己却没有牙齿,这才是不得不惋惜的。

刘义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